苏 轼

   


  祁鸿升


你从北宋门槛出来,


遇到许多人。


比如政治家王安石,


他在诗中用一江春水


染绿江南。


再比如司马光,


他用《资治通鉴》砸缸,


从历史的深处救出自己。


米芾是一块奇石,


在你的右边,


欧阳修是你最喜欢阅读的散文


在你的左边。


辛弃疾跟在你的后边,


醉眼挑灯看剑,


苍茫一笑。


 


一辆马车,


皇帝坐在上面。


王安石拖向前,


司马光拖向后。


你是被他们遗弃的孤独车辙,


从黄州弯向惠州,


又折向海南儋州,


那是宋朝书法中最瘦劲的一笔,


枯贫、曲折但有生气。


 


你不喜欢与世俗争高低,


乘清风去赤壁,


一心明月,


满眼白露,


你说山高山就高了几千年,


你说月小月也小了几千年,


你说水落了,


石头就凸露在我们面前,


顶托起大宋的文化气韵。


你信步江边,


敲着铁板铜琶,


一声“大江东去”,


将千古风流人物


吆喝成你的平平仄仄。


春江水暖时,


你还挥毫泼墨。


写胸中的豪气干云,


画眼中的柔情婉约。


 


天将晚的时候,


你顿笔常州,


并将自己的生命画进小峨嵋山。


让整个北宋的文化内涵


在河南,在今天,


还能高耸九霄!

[纪念汶川大地震三周年专稿]描述一只鹰的形象 朗诵音频




附原诗及相关的报道:


               描述一只鹰的形象
    
    当汶川县映秀镇的群众徒手搬开垮塌的镇小学教学楼的一角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名男子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孩子,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两个孩子还活着,而”雄鹰”已经气绝!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
    这名男子是该校29岁的老师张米亚。”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多才多艺、最爱唱歌的张米亚用生命诠释了这句歌词。张老师的妻子和不满3岁的儿子也被垮塌的房屋深埋……
    —-转自央视新闻直播节目
    
    你不会不惊异于这只鹰的姿势,
    在砖石下面,
    他展开了翅膀。
    那种穿越死亡的飞翔,
    正在打开春天和灵魂的光芒。
    
    因为缺乏深刻,我不能打开肉体里的翅膀,
    我们喜爱行走甚至爬行,
    仰望抑或登高,
    都与飞翔无关,
    我们生活在一个遗忘鹰的时代。
    
    现在鹰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为了两个孩子,
    他坚硬的骨骼,
    已经钢铁一般打开。
    可以想见,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鹰,
    他以牺牲的姿态打开了高尚的内涵,
    拍击着我们在生死面前常常怯懦无为的心理。
    
    推开砖石垒积的屋角,
    鹰跪仆在我们面前,
    向往蓝天的鹰,
    气息已绝的鹰,
    他驮走了黑夜,
    给孩子留下了光明。
    他在遥远的云空歌唱:
    “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
    
    鹰隐匿了所有的痛苦,
    他坚强、深情而又平静。
    当人们为了孩子锯开他的身体时,
    他也拒绝悲情的嚎唳。
    他知道,真正的飞翔,
    只需要大爱无私的人格!


  来自大连日报的报道:


     昨日下午1时50分,《震殇——献给汶川的诗》诗集及朗诵CD发行与“诗与爱同在”系列诗歌朗诵会首场演出在大连市群众艺术馆举行。
      朗诵会开始不久,温晓萍朗诵的《描述一只鹰的形象》,用教师张米亚的故事一下就抓住了观众的心。李洁在朗诵《失落的花朵》时眼中含泪,带着哭音。而张迪演唱的歌曲《这个季节,心没有距离》和最后王岩、温晓萍、陈敏捷、王喜良朗诵的《悲怆曲》把朗诵会推向高潮。
      在近一小时的朗诵会上,每个表演者饱含深情的朗诵和演唱,不仅很好地诠释了诗歌的灵魂和“诗与爱同在”的主题,也使现场观众沉浸于诗歌所表达的情绪和氛围之中,时而激昂、时而沉静、时而悲伤、时而温柔。
     朗诵作品选自诗集《震殇——献给汶川的诗》,朗诵会是由大连日报社、大连人民广播电台、大连市群众艺术馆和大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献给汶川的诗系列文化活动”的首场演出,之后还将陆续在大连理工大学、辽宁师范大学等举行。文/周代红摄影/阎永骏

《心绪意象》二章,文/祁鸿升 英、日、德文译/殷晓媛

心绪意象


(散文诗二章)


祁鸿升


1、一只豹子,时常跑过我的额际


  豹子来了。红色的豹子,它其实是我的—种思想。


  豹子从火山口跑过来,豹子穿过森林时,践踏了那里所有的花草。


  豹子不想做豹子,豹子撞穿一块钢板,成为嘶叫的风暴。豹子到来时,便挟带着光电,急切、暴烈地击劈着大地。


  现在,豹子已经完全裹袭过我的额际,我看到几枚黄叶正从我面前飘逝。


2、午夜时分,敲门声如骤雨响起


  万籁俱寂万般无奈之际,敲门声于无声处渐渐响起。


  黑色的敲门声,是比黑夜更黑的星光。它要引领我从荒原走向荒原,从绝望中寻求绝望。


  这种来自心灵的雷霆,它开始骤密如雨地挥动千万条皮鞭,如火如冰地拷问着我的魂灵。


  我咬紧牙关,静听石头粉碎的声响如星子飘散星空。我知道,为了驻守水晶小屋,我必须千百次铸垒起最后的城堡。


  


 


Images That Passed my Mind


  Two prose poems


By Qi Hongsheng


1.      A cheetah that always flashes across my Mind


A cheetah is approaching! -The scarlet cheetah, an avatar of my thoughts.


It runs down from the volcano crater. When it dashes through the forest, all flowers and grass there succumbed.


The cheetah no longer wants to be a cheetah. It smashed through a steel board, and became a roaring hurricane. It arrived with bolts of lightning, which whipped the earth eagerly and fiercely.


This moment, the hurricane of the cheetah has overwhelmed me, with yellow leaves dancing away from my eyes.


2.      At Midnight, Knocks upon the Door Like a Downpour


When silence flooded the universe and made you feel forlorn, knocks stream out of the mute world.


They are black knocks; they are starlight darker than the night. It leads my footsteps from one wilderness to another, out of desperation and back into it again.


They are thunders from the heart, waving thousands of whips like a storm, into my soul, like fire, or like ice.


I clenched my teeth, and listened to the stones crushing down, and falling though the starry sky as meteors do. I know that, for defending my cottage of crystal, I have to reinforce my last castle for a thousand and one times.


 


心の映像


(散文詩二編)


  祁鴻昇


1、一匹の豹、僕の頭に浮かぶ


一匹の豹が姿を現した。その赤き豹は、僕の心の影である。


豹は噴火口から駆けてきた。森を通り抜け次第、花と草が腰を屈めた。


豹はただの豹のままで暮らしたくない。豹は鉄の壁を突き進んで、吼える嵐になった。豹が来たとき、雷と稲光を齎してくれ、猛々しく、激しく地面を鞭打った。


   この一瞬、僕の頭を占めたのはその豹の姿。いくつかの落ち葉は、目の前を舞った。


2、夜中、戸を叩く音がにわか雨のように


   静まり返り、寂しくていられないとき、戸を叩く音が、静寂の奥から響いてきた。


   黒い叩き音は、闇よりも暗い星の光である。荒れ野から荒れ野へ導いてくれたたこの音は、絶望の中から絶望を掘り出せ、と。


   その音は心からの雷であり、にわか雨のように、数え切れない鞭を振り回し、火若しくは氷のように、僕の魂を尋ねた。


   歯をくいしばったままで、粉々に砕く石の音に耳を傾けた。流れ星のようだった。水晶の小屋を守るため、最終の砦を築くべきだ、とわかっている。


 


 


  


Bilder, die haben über meinem Gemüt geleuchtet


Zwei Prosagedichte von Qi Hongsheng


1. Ein Gepard, der immer führet durch meinem Gemüt


Ein Gepard näheret sich! -Der rote Geparden, ein Symbol meiner Empfindungen.


Es läuft aus dem Vulkankrater hinunter. Wenn es läuft durch den Wald, alle Blumen und Gras weichen.
  Der Gepard will nicht ein Gepard bleiben. Es hat durch ein eiserne Tafel ge
schlagen, und zu einem glühenden Orkan geworden. Es kam mit Blitzen, die die Erde eifrig und verrückt gepeitschet haben.
  Dieser Moment war ich von der Hurrikan mich überwältigt, und elben Blätter tanzen weg von meinen Augen.
  
2. Um Mitternacht, das Klopfen an die Tür wie ein Regenschauer
 
Wenn das Welt von der Stille überflutet ist, und du dich hilflos fühlst, das Klopfen fließt aus der stummen Welt.
  das Klopfen
ist schwarz klopft, wie Sternenlicht dunkler als die Nacht. Er führt meine Schritte von einer zur anderen Wüste, aus Verzweiflung und in es immer wieder.
 
Es ist das Donner aus dem Herzen, winken Tausende von Peitschen wie ein Sturm, in meine Seele, wie Feuer, oder wie Eis.
 
Ich biß die Zähne, und hörte zu die Steine zerbrochen wie den Meteore aus den Sternenhimmel. Ich weiß, dass für die Verteidigung meiner Kristallhütte, ich meine letzte Burg aber und abermals stärken müssen.

                                          
英、日、德文翻译殷晓媛


 

校园风景

      校园风景


  早晨,七、八点钟的光景。伴随着天籁般的铃声,三千棵小树苗哗啦啦地汇聚操场。三千棵小树苗在阳光照耀下,千姿百态,花红柳绿却又庄严肃穆,整齐划一。
  当音乐的雨露渐渐洒落时,我们看到三千棵小树苗同时舒枝展叶。那些或青翠或嫩绿的的姿式,节律优美地向我们诠释着:什么叫青春朝气,什么叫龙虎活力……
  叶掌拍动雷声,脚跟催醒大地。瞧!现在,三千棵小树苗,三千朵生命的花苞,在阳光和音乐中,时缓时疾地向我们打开了一幅幅立体春光图。


  晨  读



  无论什么季节,它都是春天的潮水。
  这些花朵的歌音,春鸟的合唱,常常伴随着晨曦漫向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春花因此更加烂漫,夏木因此更加葱茏,秋露因此更加晶莹,冬雪因此更加皓洁。没有读书声的校园,便是失去诗情画意的荒漠地带。
  啊!多么整齐嘹亮的属于未来的声音,正以前进的步伐,漫溢出校园围墙,涌向更为广阔辽远的田野。
  (原载《德育报》2004年2月9日697期)
  

【高考满分作文诊疗室】不 是 网 眼,是 漏 洞

说在前面的话:高考满分作文是不是完美无缺了?高考满分作文能不能真正意义上得到满分?是我们每一个语文工作者应该思考的问题。依笔者愚见,一些批改者缺乏明察秋毫的慧眼,错将病文当杰作,导致了满分作文难以让人满意的境况。笔者开了这个“高考满分作文诊疗室”,将对一些高考满分作文中的病文做开膛剖肚的分析,意在抛砖引玉,引发大家对高考满分作文中不良现象的反思。


不 是 网 眼,是 漏 洞


            ————上海满分作文《放宽网眼,让学术长大》“病症”分析


   在高考阅卷老师眼中,这是一篇“百分百”的作文;在我眼里,这是一篇漏洞百出的作文。他所出现的问题,已经不是网眼大小的问题,而是直接影响文章层次的漏洞。孰是孰非?我都做了逐一的分析,还请各位方家指正。


 


【文例及分析】


作文命题:根据阅读材料自命题作文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一个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不要写成诗歌)。
  丹麦人去钓鱼会随身带一把尺子,钓到鱼,常常用尺子量一量,将不够尺寸的小鱼放回河里。他们说:“让小鱼长大不更好吗?”两千多年前,我国孟子曾说过“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意思是,不要用细密的渔网在池塘里捕捞小鱼,这样才会有更多的鱼。
  实际上,其中的道理也贯穿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许多方面。
 


 


放宽网眼,让学术长大


孟老先生有云“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 ”然在我们这个日益呼吁诺贝尔奖,召唤大师的年代,无数专家迫不及待地跳入渔网,以求短期内涅化为大师。这不仅使人惊呼“收获”更多的同时惊疑,“将来会有什么? 


对硕士、博士、导师、学者的种种论文指标,舆论对大师,对诺贝尔奖的偏执的渴盼化为一张张细密的渔网,捞起了本应该继续成长的小鱼,留下一潭池水。


【病症一:“对硕士、博士、导师、学者的种种论文指标,舆论对大师,对诺贝尔奖的偏执的渴盼化为一张张细密的渔网,捞起了本应该继续成长的小鱼”,句式芜杂,缺少自然贯承;病症二:第一段以跳入渔网的专家们为论述主体;第二段以其社会环境为论述主体。本来无可厚非,但前后逻辑上缺少必要的桥接。读来滞阻不畅。】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可见做学问,做出真正具有价值的学问是需要长时间。司马公三十年著《史记》,曹雪芹十年语红楼,这其中凝聚着他们的血与泪,超绝的学者必使用超长的时间来成长。由此看来,我们今天那细网中无数未成大鱼专家们大师背后浮现的是一个个看似华丽的泡沫。何不将网眼放宽,让鱼儿们有更多时间来经历人生,充分成长?


【病症一:做大学问需要长时间,这样的道理偏颇,“超绝的学者必使用超长的时间来成长”,少年天成者不在少数,我不再枚举。当然作者为证明自己观点,略有倾向性地去表达也可以,只是用语上应该掌握分寸,在表示程度、范围、语气的副词上可以再推敲推敲;病症二: “由此看来,我们今天那细网中无数未成大鱼专家们大师背后浮现的是一个个看似华丽的泡沫”,这一句的表达上的冗繁无序,无需我饶舌了。值得注意的作者论述的角度又突然转回到成不了“大鱼”的专家们自身。】


除了时间,细雨带去的还有学者们本应坚守的宁静。学者,本应是耐得寂寞的。钱钟书先生笔耕一生,留下无数让人惊叹的华章 《围城》、《谈艺录》、《管锥篇》,先生以他的博学一次次震惊世界,然而人们在惊于其文时却总是忽略先生两耳不闻窗外尘嚣事的用心苦读,忘却了先生图书馆的一杯淡茶,一本书的宁静身影。梦醒推窗望残月,哪堪只影映孤墙,也许,只有宁静淡泊的心才能在文化的殿堂中行得更远。书中曾说到剑桥为霍金留下了一个宁静的空间,可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急于将学者们套入网中,曝于公众之下,给他们留下一片宁静吧!


【病症一:“除了时间,细雨带去的还有学者们本应坚守的宁静” , 此句“细雨” 无端落下,令人不解;病症二: “书中曾说到剑桥为霍金留下了一个宁静的空间,可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急于将学者们套入网中,曝于公众之下,给他们留下一片宁静吧!”这里,作者的观点又从专家们自身跳转到了社会因素,同样缺乏必要的过渡用笔,另外“曝于公众之下”后面应该用问号。】


使鱼们甘于入网的另一个原因是名利。不可否认,求得一桩大富贵自古就是文人们读书的重要原因,但,那些真正名垂青史的,却大多没入名利场。孔子曰:“学之者不如乐之者”,可见他不甚赞赏为名利而做学问的行为。看淡了眼前的富贵,忘却了功名利禄,留得那颗菩提心,学问之门方可开。塞林格先生以《麦田的守望者》轰动世界后却躲入乡下小镇,从此远离喧嚣。他在逃避什么?他在守望什么?


那是一颗融于学术、融于艺术的心,那是一把打开精神高处的钥匙。忍把浮云换了浅吟低唱,柳永如是说。让我们给学者们留下一片不受世俗名利亵渎的净土吧?莫急于让他们被浮名的心网套牢,莫让伊甸化作失乐园。他们需要的是心灵的纯净与人格的独立,不是名为专家、大师的锁链,不要束缚了学者们心灵的翅膀。


【病症:“那是一把打开精神高处的钥匙”,这一比喻没有形成完整的比喻体系,不通畅。】


何妨让我们把种种网眼留得更宽一些,把急躁的心平淡一些,三十年后再来收获这一批长成的大师。


这篇文章论述了一些“专家”因为苟于名利、心浮气躁成不了 “大鱼”的原因,进而号召人们 “静以修身,淡泊明志”,从而成就自己的大学问。其论述有两个基本角度:即“专家”个人与社会环境。但这两个角度及其细节之间缺少必要的恰到好处的逻辑处理,导致文章整体条理性紊乱无序。


 


 

见证手如铁镐的奇迹


见证手如铁镐的奇迹


            ——献给青海玉树地震中用双手救人的教师们


    


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后,拥有3000余名学生的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80%房屋倒塌,数十名教师在第一时间徒手挖掘废墟展开救援。截至1421时,共有61名孩子被从废墟中挖出。有人说:”他们的双手就是磨损不了的铁镐。(摘编自《青年时报》)


                               ——代题记


青海。玉树。


71级地震。


大地的伤口,


再一次被恶魔撕裂。


 


砖石累积的沉沉黑暗


在越发沉重地对幼小的生命说不。


谁来救救孩子?


谁来把即将凋落的花朵


重新插回玉树的枝头?


 


一群园丁,


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


我的那群刚刚从死亡陷井里拔出脚跟的兄弟姐妹,


他们一下子涌来了。


救人!救人!!


这些没有任何工具的文弱书生,


他们的双手因为信念,


突然淬火成钢。


 


挖掘。搬运。传递。


铿锵飞扬的十指,


指挥着生命交响的主旋律。


是你们,手掌为镐,


铲走一吨吨的重压。


是你们,双臂为梁,


架设起穿越死亡的绿色通道。


是你们,在第一时间,


钻过水泥隔板,将金属元素,


用双手送给躺下不动的生命,


让他们明白:


哪怕在废墟下,


也要学会站立、行走。


也是你们啊,为了更多虚弱的呼号,


突然将一根根血肉模糊的手指,


扦入死亡歙动的缝隙,


给孩子支撑起一线线永远倾压不垮的光亮。


 


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一群钢铁手臂的英雄,


满身鲜血和伤痕的英雄,


他们奔跑、呼喊、流泪,


用各种手势,


构架起生命的千斤顶。


直到废墟下重新飘扬起


一瓣瓣生命的花蕾。


浅论中学现代诗歌教学的缺位

浅论中学现代诗歌教学的缺位


   


对于诗歌的功用,教师鼻祖孔子有着切肤的体验,他在《论语﹒阳华》中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眼里,诗歌的娱乐、教化作用已经涉及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事实上,上下五千年,纵亘百万里,我们的先辈从来不曾离开诗歌。在诗歌发展的鼎盛时期——唐朝,诗歌还成了科举考试的重要命题体裁,直接介入国家的政治命脉,并因此带来唐朝贞观、开元年间的经济、文艺两度繁荣的大好局面。诗歌一时成了为时、为事的“有为”精神产品,她几乎了成了学生每天必学的功课。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今天诗歌似乎远离了我们的生活,甚至于课堂。有许多有识之士对今天的诗歌在教学中的状况提出了质疑,从文本的选择到教学环节的设定与操作,我们是不是真的在走近诗歌?对于诗歌的本质及心理过程,我们的把控存在不存在跳脱或悖逆的现象?这些尖锐的质疑来自于我们诗歌教学层面的不完善。


    一、优秀诗歌文本的缺位


    中学语文教材缺少足够的与时俱进的优秀范本,这几乎是一个共识。诗歌经常和艺术、美联系在一起,往往呈现着一种美好的境界。但教材中的诗歌思想大于艺术的居多,不少作品表达形式单一,内容僵化,缺乏艺术维度。世纪之交时期,文坛上曾经就中学语文诗歌文本问题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论争,论争的焦点是:哪些新诗应该进入中学语文教材?原有的篇目是否过于陈旧?诗歌教育是否存在严重弊端?这场论争主要是以《星星诗刊》与《华夏诗报》对阵,卷入论争的报刊很多,有《杂文报》、《文艺报》、《中流》、《书屋》、《文学自由谈》、《芙蓉》、《都市》、《诗神》、《银河系诗刊》、《新国风诗刊》《名作欣赏》、《时代青年》、《语文学习》、《重庆晚报》、《重庆日报》、《乌江》、《琴与剑小诗》、《夏风》等二十余家,《文学报》、《作品与争鸣》、《中国文化报》、《诗选刊》、《诗刊》、《淮风诗刊》、《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报刊则转载了论争文章或发表了综述文章。对教材新诗持否定态度的时西南师范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的毛翰教授和著名青年诗人杨然后因受到较大的滞阻,首先偃旗息鼓。然而这场论争已经促发了人们对教材诗歌的反思,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教材诗歌的后续调整。毛翰强调,教材所选诗篇必须具有经典性,而不是史料性,更不是反面教材。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进入中学教材,就是此次论争之后的一大进步,反映了教材编选者的艺术主张与美学观点在朝向美好的境界嬗变,诗歌教材的编定诗本位的原则在逐渐得到认同。显然,我们不能将非诗的分行文字拿过来愚弄学生。坚持在教学一线工作的杨然说过现在的不少教材诗歌的编写者:“老是局限于‘分行、押韵、精练、抒情’,而对现代诗的异军突起一无所知”,显然是有感而发了。诚实一点说,教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并且选编现代诗歌的数量与安排的位置也在发生下降,我以苏教版初中《语文》教材来看,六册书,三十六个单元,包括歌词在内,只有十多首现代诗歌,其中列入讲读课文的篇目只有寥寥几首,而与当下文坛完全接轨的诗歌一篇没有。我不想否认经典文本的存留意义,可是,我要说,中学语文,你诗意的天空何时能以融入时代的姿态真正敞亮起来?


    二、部分教者诗歌能力失缺与伪诗意识泛滥


    语文老师不懂现代诗歌,可能不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一是社会使然,诗人与诗歌因为世俗的位置不突出,受众不多,许多人不屑于诗歌,自然也就生疏了原本不该生疏的东西;二是学养使然,一些老师贫于学习,缺乏深度阅读,对于文艺学、美学、修辞学的基本常识不甚了了,面对综合性强的诗歌艺术,难免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尴尬。一位中学语文老师读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篇课文后,感慨有加:“大海与花开,两者物事上不能通融,不可理喻啊”,对于这种浪漫主义色彩的蒙太奇组接手法,浅显的认知视野当然无法接受。他们喜欢以小说或散文的体裁表征去解构诗歌的教学,囿于思,惰于行,教学中,他们也只能戴着诗歌的假面具跳着分行的节拍。


    诗歌“门外汉”的不作为是缘于能力,尚可理喻。但令人可憎的是他们伪诗意识在课堂的泛滥,扭曲了人们对诗美的本真认识。随着多媒体在教学中的普遍运用,诗歌教学也开始有了华丽的包装,声光色,全方位,立体式的展示中,诗歌似乎有了形而上的可感性,实际上这正背离了诗歌作为语言艺术的本质。真正的诗歌教学是贴着语言心脉的爬行,需要默读,需要吟诵,需要心无杂念地品味。著名的语文教育家于漪有一段有关诗歌教学的实录文字:“老师入情入理的讲课也在我心上雕镂下深刻的印象,培养了我课外阅读的兴趣……,也是在初中读书时,来了一位代课的国文老师,是年轻的新派人,他喜欢教白话文。有一次,教到田汉《南归》中的诗:‘模糊的村庄已在面前/礼拜堂的塔尖高耸昂然/依然是十年前的园柳、屋顶上寂寞地飘着炊烟’。老师朗诵着,进入了角色,那深深感动的神情凝注在眼睛里。这种感情传染了整修教室,一堂鸦雀无声,大家都被深深感动了。这几句次镌刻在我心上,几十年过去,至今还能信口背出。此后,我对新文学更有兴趣,读了许多有名的中外小说,开阔了眼界,使自己的心与时代更加贴近了。如今只要稍一回忆,就仿佛看到国文老师那左右摇晃的身子和那注满情思的眼睛。”教者入诗,入境,以至意境两忘,诗我一体。这是诗歌教学的最高境界,这样的诗歌教学对于学生的艺术熏染经久弥深,毕生不忘。王国维说过,诗歌意味溢于言表者浅,不仅对创作而言,对于教学亦是如此,诗歌是心尖上行动着的思维,无声,却叩击着我们的灵魂,我们需要依照这样的轨迹对诗歌进行艺术复位。中学语文教学中的伪诗意识使中学诗歌教学少有了这样的场面,有些老师在教学诗歌时始终激情高亢,认为诗歌应慨当以慷,于是总有人把悼诗《周总理,你在哪里》也读得气壮山河。在进行有限的诗歌写作教学时,他们则把分行与否,押韵与否,当成诗歌质地界定的唯一标准,而不能扣准诗歌的本质在于情与美这一基准。


    三、来自于受众的无奈:学生群体对现代诗歌说不


    学生不太明白诗歌,除了与老师相同的原因外,还有自身的因素。


    学生缺少诗歌情境。学生不爱诗歌,是缘于诗歌不爱学生。历览全国报刊,专门的中学生诗歌读物基本没有,一些零散发表在媒体上的诗歌文本又缺少艺术坡度,小学就严重缺乏现代诗歌营养的学生一下子读不出那些自然神妙之处。诗人与诗歌的没落,也令学生羞于与诗为伍。诸如诗人裸诵事件、假死事件,丢掉了诗歌共同的颜面,再加上一些崇低诗歌的品相缺陷,形成了学生对于诗歌与诗人的心理阴影。两位学生吵架,一位学生骂一个爱诗歌的学生曰:“你是诗人”,被骂者则大窘,答曰:“你才是诗人”。权威教育部门对诗歌的贬损态度,同样左右着学生的诗歌心态朝着亚健康状态发展,历年的高考、中考作文项中,都有一行大意如此的小字说明:体裁不限,诗歌除外。诗歌成了文章之外的功夫,这也是现代中国教育界的一大奇事。“梨花体”诗歌发起人赵丽华女士曾撰文声讨,她语重心长地说:“我这次拒奖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高考作文,诗歌目前的落差很大程度是孩子们不考诗歌,所以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引导去看诗歌、写诗歌。地震中,平时不写诗歌的人都拿起了笔,诗歌有了短暂的复兴。我们是诗歌的国度,人们都具有诗歌的情怀,这种情怀对于世道人心的影响也是很意义的。我们将倡议和呼吁文化部、教育部对明年的高考作文要求进行改变。”我相信这是一个诗歌教徒的由衷话语,教育部门的体裁歧视,已经带来诗歌发展的另一种不幸,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诗歌界与教育界的共同努力。


弗﹒施莱格尔在《文学史讲演》写道:“诗的应有任务,似乎是再现永恒的,永远重大的、普遍美的事物”,无疑诗歌的世界在天堂和春天之上,而我们要想引领孩子们走向那种美好的境地,必须建构起完美的诗歌教学平台,真正还给学生一个开放的、主动的、自由的诗意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