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诗歌缺席:中国语文界的“杯具”

高考诗歌缺席:中国语文界的“杯具”


 


中国高考中的作文命题在摒弃诗歌,纵观全国二十种语文高考试卷,只有重庆的作文题以比较兼容的态度对体裁与字数没有提出刚性要求。其他省份则分别对体裁和字数作出了不同的规定,主观或客观上排斥了诗歌。其中北京、上海、浙江、安徽、辽宁、湖南卷明确了 “不要写成诗歌”的限制。


三千多年前,夫子教导他的学生说:不学诗,无以言。无疑,在夫子眼中,诗歌是我们表达的最好方式。事实上,从《诗经》时代开始,我们从来也没有离开过诗歌,她是我们人民歌与呼的喉舍。记得“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国难当头,巨大的痛苦抓攫了我们的心跳,记叙与议论文体不足以抒情达意,这时诗歌成了我们的呼号和眼泪。一夜之间,中国人似乎都成了诗人,他们知道诗歌比哭泣更有表达的力量和意义;我还由此联想起了 “天安门诗抄”,在那个蒙昧的时代,诗歌竟然成了自由和新生的革命武器,并由此上升至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激情元素。2008奥运接力口号点燃激情 传递梦想,正是国人面对世界的诗意朗诵,这种大写意的表达,在提升着我们的理想和信念。


现在高考试卷却拒绝了诗歌!


首先缘于我们命题专家诗歌甚至文学素养的缺失,他们不明白诗歌为何物,不明白诗歌对于历史与现实的意义,并基于这种无知而无视诗歌的存在。他们有不少只是说文解字的陈腐学究,少有人文素养,我们想起了朱自清、叶圣陶、于漪这些语文教育家,他们本质上也是文学家,他们对于诗歌、对于文学的理解就不至于偏颇了。我们命题专家中此等鸿儒又有几人?现在我们要一群不懂文学的所谓专家来亲睐文学,并以文学中的尖端体裁“诗歌”来命题作文,本身也是不合情理的事情。


高考中的诗歌缺席,还缘于中国语文教育的失败。中国多有文字的老师,少有文学的老师,对于精锐的现代诗歌作品,他们没有足量的知识和能力贮备,无法融会贯通,只能敷衍塞责。当下中学语文缺少真正能走近文本的诗歌教学,中学生不会读诗写诗,已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但人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中学教师甚至连不少教授先生也会自豪地摇头曰:“诗,我不懂!”况且学生乎?看来,高考不考诗歌,是中国语文界的自知之明。学生不会应考,即使应考了,也无法找出几个合格的阅卷老师。不能为之却勉为其难,岂不自取其辱吗?不考诗歌不失为遮羞的良策。


中国的高考真的不需要诗歌了,这是庸常的中学语文教学铸就的“杯具”。但中国真的离不开诗歌,当我们的时代需要高歌的时候,你最想听到的定然是诗意的龙吟虎啸,毕竟诗歌是起伏在人们呼吸中的语言艺术。